各地频道: 梧州   |   温州   |   佛山   |   郑州   |   上海   |   深圳   |   广州   |   石家庄   |   邯郸   |   长沙   |   武汉   |   西宁   |   银川   |   大连   |   哈尔滨   |   呼和浩特

新闻中心


媒体时评


展赛信息


首页 > 网上展厅 > 详细信息
网上展厅

北京齐派女画家张秋芳画作赏析

时间:2013-04-21来源:首都书画院作者:管理员点击:2875次

 

 

 

北京齐派女画家张秋芳画作赏析

 

 

 

张秋芳女士简介

 

        张秋芳,北京市人,字:遇石,号:真如斋、自幼喜爱书画,多年沉寖翰墨乐此不疲。聪颖敦厚、好学笃行。笔势雄健、自然朴实。善泼墨、有豪气、得理趣。擅长写意山水、花鸟。为北京美术家协会会员,北京女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会员。著名国画家吴悦石入室弟子。

        作品曾在首都博物馆、军事博物馆、北京画院、中国国家画院美术馆等展出。且在中国书画报、美术报。及中国书画杂志、报刊发表。举办个人画展数次,出版有(水墨说。张秋芳画集)(芳踪集)。多次在全国大展中获奖。作品远销国内外。

        

 

 

 

 

 

 

 

 

 

 

 

 

 

 

 

 

 

 

 

 

 

 

 

 

 

 

 

 

 

 

 

 

 

 

 

 

 

 

 

 

 

 

 

 

 

 

 

 

 

 

 

 

空灵洒落    气象高古

——张秋芳花鸟画作品赏析


 
        近日赏读北京女画家张秋芳的花鸟画作品,顿感有一股清新古雅的气息扑面而来,其画作气息纯正、空灵洒脱、气象高古,追求笔墨情趣且格调清纯、笔墨精致,清丽秀润,更有一种令人直指心灵的感悟。

        黄宾虹认为:“古人名作,重在笔力分优拙,不重外观之美,而重内部之充实而已”因此,中国画重学养,重笔墨。画家的思想与情绪寄托于笔墨,笔墨体现学养,因此,作品才更具艺术魅力。张秋芳师承吴悦石等大家,师出名门,取法乎上,从她的花鸟画作品中我们可以看出其扎实的笔墨功底和对传统的推崇。张秋芳长期坚持中国画创作及理论研究,从历代大家作品中汲取滋养,博涉约取,锤炼笔墨,所以,她的画作具有一种勃勃生机和浓郁的东方水墨情趣。

        张秋芳的花鸟画作品形象生动,富有野逸之气,遵循艺术源于生活高于生活的创作原则,而作品的题材与风格与传统及他人迥然不同,呈示着独立特行的艺术个性;其作形神兼备,不纤不霸,她追求的并非形质的逼真,更看重的是作品的气势、气韵和气质。她注重在万千变化的诗意生活中体悟造化之道,以艺术家的情怀去表现自然之美。从其作品看出,她巧妙地引入彩墨写意之境,在画面中,画家的笔墨表现功能、传情功能、形式美功能,三者兼而有之,溶为一体,从而使其作品流露出奇崛丽清之风神。读来如同诗歌散文,画中藏意境,画外有余音,洋溢着浓郁的文学气息,耐人细品;她追求笔墨情趣且格调清纯,其作远观气象高古、笔墨精致,近之丰满充实、严谨精当,从中不仅能感受到传统水墨的无穷魅力,又能探寻到她在深入传统和执著创新方面所作出的不懈努力。同时,她的作品中有股扑面而来的文人高雅气质,乐观、洒脱、平和、天真无拘和超凡脱尘,她的作品题材源于写生而多鲜活、宁静之态,清绝妙远,自得天趣,有虚和飘逸之情态,画家能在万千变化的诗意的生活中体悟造化之道,把在创作中流露的细腻情感融入到大自然的微妙流转之中,随物宛转,与心徘徊,表现出浓郁的自然风情和生命之美。

        恽南田云:“笔中之笔,墨外之墨,非高人逸品,不能得之,不能知之”。从中国写意画的笔墨能体悟出高品格,体现出东方艺术的独特魅力,这也是中国画与西方绘画从形式到观念上的巨大差异。张秋芳的作品在章法、笔线和色彩上苦下功夫,讲究构图和色墨的对比与协调,讲究笔线的洗练和曲折变化,讲究墨色的浓淡关系,笔线与墨色的律动与节奏,赋予了她作品以情趣和神韵。其用墨着色处处体现整体和谐、雅致的原则。对比显明,构成强烈的视觉冲击力。其墨色多是水灵灵的,丰沛的,湿润的,尽显空灵奇崛、宁静典雅之气,画面浓淡互为映衬,见出层次、空间,以虚写形,以意生韵,笔痕苍润,其作愈显清丽峻峭,且在单纯中见丰富,无序中见有序,这种超越传统的表现方式,是一种形式、美感与神韵的展示。

        中国花鸟画对题材有非常苛刻的要求,古人讲求花草的君子之质,士子眼中,梅、兰、竹、菊等等质也清,品亦高,灼灼然得天地之灵。而张秋芳的画作取材则不拘于传统,她是用色墨开传达清逸出尘之境,将花鸟画其从文人的清供推向了深邃的自然,表现自然的万千缤纷、神秘宁静的气象,形成了具有独具审美价值的艺术品格。

       中国花鸟画历史悠久,源远流长,经数千年的不断丰富、革新和发展,创造了具有鲜明民族风格的丰富多彩的形式手法,形成了独具中国意味的绘画语言并建构了独特的理论体系,在东方以致世界艺术中都具有重要地位和影响。但由于只强调逸笔抒怀,不求形似的笔墨,缺少题材的创新和现代审美意识的表达而制约了其发展。当代中国画作为传统的视觉表现形式,应如何传承与发展,对当代国画家是一次大的考量。张秋芳致力于中国画的创作实践,并通过自己的创作来证实了中国画独具的东方哲学意味和传统水墨世界的无穷魅力。

        从张秋芳的近期作品中我们可看出,她的作品富含精气神韵。“夫画者,肇自然之性,成造化之功。”其作落墨大胆酣畅,可谓参赞造化不拘于一笔一墨而已”。画家通过对花鸟的描绘,创造出虚实的对比,色墨的运用也有过人之处,以色运墨,皴擦点染,出新意于法度之中,体现出画家对于绘画题材、构图、笔墨方面的探索,体现和蕴涵的是历史的沉思,有着沉甸甸的文化内涵。画家通过这一题材,用笔墨语言进行着一个关于传统题材的宏大叙事。她的作品在笔酣墨畅中且不失意趣,从中可感受到画家那天真浪漫的性格和灵动洒脱的情怀,使读者在“似与不似”的审美体验中进入绘画性的美的境界。

        张秋芳从生活中走来,吸收着古往今来众多绘画大师留下来的艺术成就,并不断地转化为自己对生活与艺术的独特感受,通过她近期的作品,我们可看出她用自己的饱满的热情写就出她的胸中万象。在艺术的道路上,张秋芳是一位永不止步的行者。

       (辛民:职业艺评人,原《光明日报》采编。发表文章近百万字并出版理论专著六部。)

 

 

 

 

 

 

喜看秋芳戏笔墨

 

 

        辛卯荷月,余有幸访张秋芳女士。攀谈之间,溢于言表,其性格豁达开朗、谦虚恭和、不拘小节,豪放热情感染至深。观乎其画,笔墨奔放之间不失高雅、苍郁浑厚之间不失温润,极具文人气息。其师吴悦石评曰:“聪颖敦厚,好学笃行。习画十余载,其间曾于北京画院研习六法。观其作画,笔势灵健,自然朴实。擅泼墨,有豪气,得理趣,尚自然,寻丈巨制顷刻而成,虽小如斗方亦能纵笔,真衰使然,胜人力千倍。见数小条,鱼龙变幻,笔墨佳妙,人之大名家中,不遑多让。”

        张秋芳,字季平,真如斋主人。北京市人,自幼喜爱书画,多年沉浸翰墨,乐此不疲。得名师指点,注重拜习古人书画,日夜赏玩揣摩辛勤追捉,使之记于心用于我,得法显著。曾先后进修于北京画院、中国国家画院,现为著名画家吴悦石先生记名弟子、北京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会员。崇尚自然率真的绘画理念,酣畅淋漓的笔墨表现使作品呈现出简拙工稳、意趣尽至、赏心悦目的精神。作品曾在首都博物馆、军事博物馆、北京画院、中国国家画院等各美术馆展出,在《中国书画报》、《美术报》、《中国书画》等报刊及网站发表。多件作品被日本、马来西亚和印度尼西亚等国际友人收藏,作品曾多次在全国比赛中获奖,并出版有《秋芳画集》、《芳踪集》。

        文人笔墨平常心

        张秋芳自80年代诚挚于画笔,自未间断。期间虽涉及播音、主持、唱歌、简报、设计等多项文艺,然最终为画面所见功力。其笔下山水,线条潇洒于山川河流、贯穿于空灵雅趣之间,干湿浓重节奏之跳跃,却也不失工稳之势,廖笔之下尽显酣畅淋漓,令游人流连。其笔下藤本植物,笔法老辣、气度脱俗;花鸟鱼虫,简拙之态,生气犹然。在她的画面可以找到传统笔墨的技法,但更为可贵的是能通过笔墨表现自己独特的审美观,创新了文人画的新样式,使工匠画与院体画黯然失色。其画重在笔墨意趣、流露画者思想,充分体现文人自娱的心态。

        有人称秋芳女士为“齐派女画家”,只因其画风笔迹印有吴昌硕、齐白石诸家画风精髓。可贵之处自己独树一帜,构图力求严谨、笔墨追求传统。观其画,拥堵之时,不见笔触,也未有死穴;疏通之时,线条干练,泼辣中见稳健;或露或藏、或干或湿、或虚或实、或隐或居,变化于笔端,行走如流云,只为抒胸中之气,一贯而发,实为痛快。

        纵观古代文人墨客,文人画以尚意趣、精笔墨、承“士气”为其宗。清代时八大山人的简练、石涛的奇僻,笔墨趣味独特,个性鲜明,与程式化的风格相背离,是中国趣味的“印象派”,也是中国传统绘画精髓的最高面貌,亦为秋芳女士之所求。她说:“学习传统不是原封不动的复制,在继承传统笔墨的过程中,要加上自己对笔墨的认识,理解传统中的精髓,笔墨必须与时代结合,才能渊源。”精髓之所以流传,必有它存在的价值,在中西方文化融合之时,中国写意绘画有别于西方涂鸦。与传统相之背离,试图走“捷径”的“画家”,其画又能保留许几年几载?但老老实实遵从传统,可谓古板不通变化,要通就要悟,自然之笔不是偶然,直抒胸臆不是不讲法度,写实既是真亦是虚,虚虚实实中显空灵,空灵中显意境,笔法之端求精神,皴擦点染中有想象,寄寓了画家心中之景致,潇洒于世外,忘情于大自然,倾入了对世俗的淡泊。实为真性情脱染于纸上,为观者悦目而不滞,喜看,细看,更喜看。

        张秋芳受吴悦石先生影响至深,从言画谈做人。她说:“画品亦是人品。作画之前,先做人。要修德、修心,画是工作之余把玩、解闷的乐趣。认真修德性,保持平常心,耐得住性子磨练意志。急功求利,人品欠佳,画少不了媚俗。”一位艺术家成功的客观条件少不了天时、地利、人和,然才情、勤奋、学养的修为更需要主观努力。张秋芳的成长背景并非书香门第、达官贵族,年少时,家境有些贫苦,从小喜爱画画,愈是喜爱愈是用心,她经常瞒着父母“偷偷学艺”,最初也只是维持生计。但随着年龄的增长,凭借自己不懈的努力和极高的悟性,很快得到了身边人的认可。作为一位女画家能坚持并做出成绩需要付出更多的努力,这种努力不仅仅是依靠画笔作画,在心中作画、用眼睛作画也是一种用心,这种心里修炼的过程是靠长期积累的,是靠感悟大自然的无穷魅力而得到的。秋芳女士并没有想要成为名家,只是简单执着的追求自己在绘画领域尽可能散放的光芒,而正是这种心无旁骛的学习心态,造就了她与众不同的艺术视角。她走的是一条宁静、至远的艺术道路。

        功夫深处渐天然

        画到高处便是书,书到高处便是画。观秋芳女士画作,线条刚劲有力,实难为一女子所为,足显胸中气魄之壮烈,苍劲有余;笔墨浑厚而不臃,用墨讲究,禁平涂,节奏感蹦然跳动,韵味有余。她说:“学传统,运腕力,倾心于笔端,以书法用笔,忌漂、忌躁、忌平、忌淡,书法用笔可传出画面动感、传出画面情趣、传出画面生气。”

        观传世名家画作,无论大屏小幅,体会用笔之道,方知笔中蕴含生命、蕴含情感、蕴含精神。作画之前要先得法,要悟在修前。得法、得理,加之勤奋练习,方能成其器,不得法,终归是徒劳。秋芳女士在中国画研究院研习仅一年时间,得到了吴悦石先生的高度赞扬,曾多次对其画作进行点评。画作《山色空濛雨点奇》有批语为:“秋芳画山水得大写之神韵,老辣温润十分可贵。”足见深入理解中国传统绘画,临摹是必然手段,但要从临摹中得古人技法,抒自我情趣,得法者,求诸于形;道法者,求诸于似与不似之间,万端变化于一画,形神兼备,画者情趣魅力则跃然纸上。

        书画同步、刚柔相济、轻松活波,大胆于落笔,小心于收笔,追求画面丰富和高度的统一、格调高雅的艺术个性,这里再谈到“用心”,“用心”就要善思考,善揣摩,善练习。在采访中,秋芳女士告诉记者:“学画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经常要从头开始,循环上升。书法一日也不可丢,书法是绘画的功底,我现在仍在努力研习。”凡追寻画面精致者,必先追其本源,无源之流必不能入东海,无本之木决难参青天,学书学画始于平常,日日习之,水滴石穿,终得不平常之功。

        秋芳女士认为:“一个好画家,必然是一个综合的画家,并不是只画单一的对象。”比如谈到徐悲鸿,人们会想到她的马;谈到齐白石,人们回想到他的虾;有人称谁谁谁是“牡丹王”;谁谁谁是“梅花王”等等,孰不知相通之奥妙。之所以功夫在于画外,说的也是这个道理,对一个形象的反复思考和长期的笔墨历练,绝非一日之功所能达到,也并非画一对象所能涉及,艺术是综合的门类,是生活的返照。没有生活的基础,所谓的艺术只会让人感觉单调乏味,所表现的形式和内容也只会停留在表面。

        挥洒笔墨写真情

        吴悦石先生评有:“秋芳之画,有大家气象。”她的笔墨重传统,擅吸收“六法”扼要。六法”为中国传统绘画的完整体系,写意“六法”就是写胸中之意。秋芳女士生活中性格直爽,干事认真,但凡要做的事,就一定要做出成绩。用她的话来说,只想爬到最高端看看最美的风景。或许正是她的这种冲劲,造就了她画面的强烈的视觉冲击力。

        “拿出笔就不能聊天,吸气、放开,我就是我,要胸有成竹,线条笔墨要有气魄,不服输,从头到尾要一气呵成。什么点该做饭,什么点该吃饭,完全忘乎。”可以毫不夸张的说,大凡是个好画家,一定是痴情的,无论客观条件是好是坏,抛乎脑外,专注于画面,即便是苦,也得其乐,仿佛作画亦可谓之饱矣。只倾注心力、促使笔端尖墨色或浓或淡、或干或涩,只在气韵。气韵生动,为中国传统绘画最高审美境界,既表现对象的内在神韵,又表现创作者的精神品格,是文人画追求和发展的方向。气韵生动,是画家本身的艺术品味、生命活力和人生境界的综合体现。画之气韵,令悦者为之动容;画之生动,于画面以生命力。观秋芳之画,豪放泼辣中气韵的连贯,大概正是吸引人的着眼点之一吧。

        之二是“骨法”。即为笔法之“骨气”,亦如人之骨气。观秋芳之画,或山石、或树木、或河流、或藤本、或花鸟,在苍翠中见骨法;在干涩中见笔力;在浓淡中见骨气;各有各的变现力,各有各的用笔,然终归为“骨法用笔”,果断干脆,纵有笔断然意不断,纵笔于放中有收,收中有放,纵得出,遒得紧,拓得开,提按起倒,挺拔矫健,夸张而不浮躁,张扬中有内敛,支撑画面,传情画面,了然生趣。秋芳女士笔下的山脉、鸟鱼、草虫,屋舍等对象的艺术表现书法,个性独特。力求简而不简,拙而不拙,写象形,求其神似,而不求物态之形,只为感觉之形写意,了然于画面,如巧夺天工。

        读其画有如此景致:是烟是云是雾?说不清,看不透,缭绕在山间,有日为伴。山脚下有人家,或许哪家亦有炊烟也未可知,只向往那悠远最深处走一走。好个意境;一石、一鸟、一梅花,寥寥数笔,或歪或直,墨色交融,梅香鸟语飘忽画面。好个奇妙;空山雨后,有茅屋房舍、有鸡耳鸣,似也不似,不似也似。好个生趣;一坛酒、一束菊、一把茶壶,两把茶杯,邀客来访,品一品这花香、美酒、清茶的不同滋味;山路崎岖,两人远眺,河水悠悠,怎知那山更宽阔;芭蕉树下,八哥驻足,似有学听路人言。好个生动。

        有所为必有所不为

        自2009年以来,秋芳女士共举办了两次展览,均产生了很大社会反响。她在仔仔不倦的追求绘画艺术的高峰上,努力探索,取得的成绩令越来越多的人喜爱。在采访过程中,许多匿名电话有约采访、有约画作、有约拍卖等等活动,但她却并非一一参与,只略有选择。她渴求的是平平淡淡、自自在在的生活方式,在做事、作画上,他坚持主见。她说:“要静下心来,与世无争,平平淡淡的修行,不能浮躁,如品茶一般,越品越香,越香越醇。人就怕争,一争一比就什么都没有了。画面如脸面,我的画拿出去一定要是精致的。”所谓的气魄和张力或许正如她所言,之所以会有高标准的质量,那是因为之前有了对自己高标准的要求。

        秋芳女士是一个外表冷静,骨子里热情直爽的人,她多次在公益活动上,为灾区捐献画作。她说:“做公益活动是好事,有意义。这样的活动,我以后还要继续参加。”

        有所为,何为所为?所为在修行上、修德上、格调上,

        秋芳女士正是把住了这个节点,进而影响了她画面的格调。

        注重修养的独特内涵历来是中国画家们所追求的境界,秋芳女士延承了文人画的创意情趣,贵求自然天成。孙过庭有诗:“敢为常语谈何易,百炼工纯使自然。”一个线条,一处笔墨,几分渲染,看似简单,实则难易,能在平常中做出不平常,犹如十年磨一剑,也毫无虚张之意。若能从平常招数出奇招,必为高人。正所谓平淡自然也须百年锤炼,心态平和,得自然之妙有,非险绝奇鬼之辈所能见。

        在学习上,秋芳女士好钻研,不断完善自己、完美自己,她说:“学了的东西,不见得马上就用得上,学好了,窜在兜里,什么时候想用了,可以随时拿出来,活学活用。要读历代名家的经历,如吴昌硕、齐白石、李可染,体会他们的心路历程,从中找出最高点。学艺就要眼观六路,耳听八方,这样才能少走弯路。”自2005年完成北京画院的学习之后,曾有人劝她再继续进修,但她选择了“巩固”,这个过程经常被学画者忽视。“温故而知新”,温故就是要吃透学过的知识,在画理、画法均有了解的情况下,往往笔头功夫落实不到,会造成眼高手低。要发展就要巩固基础。也之所以事隔三年之后,秋芳女士于2008年至2009年进修于中国国家画院,仅一年时间,其画面质量出现不容想象的飞跃,令旁人刮目。

        有所为必有所不为。为什么说“人怕出名”?就是因为一些人自认为取了一些成绩,认为自己是画家了,把持不住方向,追求名利,以至于停滞不前,甚至走上了俗路。失去了天真自然的心态,就失去了画面的生气。在采访中,记者问及到有无意向开培训班教导学员,市面上这样的班似乎有很多。然秋芳女士笑答:“如果有人向我求教,我非常乐意点评,但是至于开培训班,还没有这个想法,因为我觉得自己还不够,因为还有追求,我还可以再往精的走,比如作诗、书法等等,这些都是相通的,如果我现在做其他了,也就失去了老师培养我的意义了。”

        在做事上,秋芳女士有放有收。在笔墨追求上,她的画放中有收、收中有放,在收放过程中,掌握其中奥妙,得自然之理趣。生活也会因此而多些快乐,见识多了,也不会有太多的浮躁,这或许正是艺术追求的真谛。

        结语感悟

        张秋芳作为中国画坛文人画派的一支新秀,她对绘画的艺术追求不是单方面的,她的画面意境淳厚,泼辣有秩,见拙见趣。她在艺术创作过程中所表现出来的勤奋努力的精神,以及作品中所蕴含的超拔的技艺和独特的个性、清新泼辣的画风,渗透在作品中那种高昂气韵的艺术创作力,令人佩服。值得一提的是,生活中的她,谦虚真诚。她说:“作画的时候,我辣就要辣到底。但在做人上,并不是当仁不让,一定要保持低调,向好的老师请教,也要向在某方面比较突出的人请教。”这也体现了生活与艺术两种不同的处理方式,这种处理方式的矛盾与统一,也是一种和谐。

        她既遵从传统,又勇于创新,她将文人所畅怀的自然之景纳入中国画,极大地丰富了中国传统绘画的内涵。用传统笔墨书写当代文人情怀,以简洁泼辣的笔墨写心、写情、写精神,形象概括,渗透着秋芳女士对生活、对画面充满智慧的思考。采访中,在秋芳女士对艺术、对生活的态度上,记者也接受了一次心灵的洗礼,她自强不息的艺术追求、宁静淡泊的生活操守,达到了“人品”与“画品”的统一,怎能不让人敬仰?通过对其画的了解,进而了解其为人处世之道,益在启迪心灵、纯化情感、丰富阅历上下功夫。作此文,以与读者共享。

 

 

 

 

 

    (本站编辑   王中一)